RSS订阅支付大全
你的位置:首页 » 支付新闻 » 正文

深度 | 条码互联互通,支付何去何从?-移动支付网

选择字号: 超大 标准 zhifu 发布于2019-07-31 属于 支付新闻 栏目  0个评论 54人浏览

几个月前,我听市场传闻说有关部门打算“统一发码。 这事儿听起来很宏伟,但结局很可能是“吃力不讨好,所以我当时笃定“传闻成真的可能性不大。 事实证明,我错了。 近日,媒体报道有关部门领导在发表文章中表示要“组织编制条码支付互联互通行业技术标准,推动条码支付编码规则统一,构建条码支付互联互通技术体系,实现不同手机APP和商户条码互认互扫。组织商业银行、支付机构、中国银联、网联等,稳妥开展条码支付互联互通技术验证和应用试点,逐步打通支付服务壁垒,“实现基于支付标记化技术推动条码支付互联互通。 看来,“统一发码的传闻并非空穴来风,有关部门真要“开车了。 那么问题来了。 1、实现“条码支付互联互通的真实目的是什么? 从媒体报道来看,互联互通的目的是“编制条码支付互联互通行业技术标准,实现不同手机APP和商户条码互认互扫,逐步打通支付服务壁垒。 然而,目前市面上的条码商户,只要是聚合服务商拓展的,无论是收款码(主扫)还是付款码(被扫),其实早就是“互联互通、互扫互认了,互联互通在技术上早已成熟,只是技术标准尚未统一。 以市场排名前三的“支付宝、“微信、“云闪付为例,只要是聚合服务商拓展的商户,一般都可以用“支付宝、“微信、“云闪付这三款APP进行主扫和被扫支付,基本不存在“未互联互通的商户,也不存在所谓的支付服务壁垒。 若不是聚合服务商拓展,而是支付机构“直营的商户,这三款APP目前确实无法“互扫互认,但这并非技术上做不到,只是相关方在商业上没有达成“互联互通的共识而已,本质上是商业合作和市场竞争的问题,而非技术问题。 既然“互联互通已成市场常态,“不通也不是技术问题,而是商业问题,那么有关部门此时力推“互联互通的深层目的无非两个: 一是收回“聚合码的发码权,将“聚合码的技术标准和发码门槛牢牢掌握在有关部门和机构手中,在弱化聚合服务商对商户影响力的同时,让聚合服务商更“听话。 当前,“聚合码的编制和发行权掌握在聚合服务商手里,聚合服务商对商户收银台的争夺一直呈“白热化,谁的“聚合码摆在商户柜台上,商户就是谁的。 互联互通后,随着官方标准的出台,“码的编制和发行权将被上收,附带的“商户入网信息和账户信息也必然会被上收(因为每一个“码的背后,实际上对应着每一个商户的入网信息和账户信息)。 这样一来,互联互通后,即便聚合服务商为争夺商户打得头破血流,好不容易把自己的“码摆到商户柜台,但如果“上面不同意商户入网,也一样白瞎。 这个“上面是谁,要等正式的互联互通政策文件出台后才有定论,可以肯定的是,谁掌握“码的编制和发行权,谁就掌握商户。 有关部门显然不会亲自编码、发码,那只可能是“有关机构了,“有关机构是谁?拍拍脑袋就能猜出来。 但不论“有关机构最终花落谁家,可以肯定的是,“码的编制和发行权被上收后,只有“听话的,跟“有关机构穿一条裤子的聚合服务商才有生存空间。 所以,收编聚合服务商可能是互联互通的第一个目的。 二是让支付机构服从制度安排,将不支持其他机构APP扫码的“直营商户贡献出来,接受所有APP的扫码付款请求。 当前,在C端占据优势地位的支付机构一般不会主动支持其他APP在“直营商户下进行条码支付。因为若支持其他APP扫码支付,就意味着要把商户信息贡献给竞争对手。不仅如此,“断直连后,不同机构间的支付交易必须经过清算机构转接清算,这种“跨机构的支付业务,在交易链条、交易成本、支付体验方面,都不如“本机构体系内的闭环交易。 无论从“保护商户资源、“节约交易成本,还是从“保证支付体验上来看,对于C端用户充足的支付机构而言,主动支持其他APP在其“直营商户进行条码支付,显然不是一笔划算的买卖。所以,只要C端用户充足,支付机构确实没必要主动支持其他APP来“直营商户扫码。 然而,互联互通后,支付机构可能“被迫将“直营商户贡献出来,允许其他APP来扫,也就意味着支付机构要将“直营商户的入网信息上送清算机构,使得竞争对手在交易过程中获取该商户入网信息。 这样一来,只要是条码支付的商户,就再无“直营商户一说了,所有商户的入网信息收集、交易信息传输,将全部由清算机构掌控。 所以,打掉支付机构的“直营业务护城河,可能是互联互通的第二个目的。 无论是第一个目的,还是第二个目的,“收割商户都是互联互通的着眼点。 2、会不会违反国家法律和国务院相关规定? 互联互通后,支付机构条码商户再无“直营商户一说,所有支付机构都要接受其他支付机构APP的条码支付请求,意味着所有条码支付交易都将成为“跨行交易,都要接入清算机构条码支付业务系统,统一由清算机构转接清算。这种“以行政手段强制要求经营者接受特定机构服务、排除限制竞争的行为,会不会违反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呢? 会不会跟《反垄断法》冲突? 《反垄断法》第八条行政机关和法律、法规授权的具有管理公共事务职能的组织不得滥用行政权力,排除、限制竞争。 《反垄断法》第三十二条行政机关和法律、法规授权的具有管理公共事务职能的组织不得滥用行政权力,限定或者变相限定单位或者个人经营、购买、使用其指定的经营者提供的商品。 《反垄断法》第三十七条行政机关不得滥用行政权力,制定含有排除、限制竞争内容的规定。 如果规定支付机构必须将“直营商户向其他APP开放,统一接入清算机构转接清算,会不会存在“利用行政权力,限定或者变相限定单位或者个人经营、购买、使用其指定的经营者提供的商品的合法性问题,会不会存在违反《反垄断法》之嫌? 有无提前报请有关部门进行“公平竞争审查,听取“利害关系人的意见,或者向“社会公开征求意见? 根据《国务院关于在市场体系建设中建立公平竞争审查制度的意见》相关规定,行政机关制定市场准入、产业发展、经营行为规范、资质标准等涉及市场主体经济活动的规章、规范性文件和其他政策措施,应当进行“公平竞争审查,听取“利害关系人的意见,或者向“社会公开征求意见。 那么,作为互联互通的直接利害关系人,“支付机构和“聚合服务商是否有机会充分表达相关意见和建议,能否得到“有关部门的重视和采纳呢?可能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。 3、用“支付标记化技术实现互联互通,会不会导致数据垄断? 媒体对“互联互通技术方案的报道不多,却着重强调了用“支付标记化技术来实现互联互通。 所谓“支付标记化技术,是由国际芯片卡标准化组织EMVCo于2014年发布的一项技术,通过用支付标记(Token)取代银行卡号进行交易认证,避免卡号等信息泄露带来的风险。 央行曾于2016年11月发布《中国金融移动支付支付标记化技术规范》,要求支付机构、商业银行和清算机构应用支付标记化技术,对持卡人和商户的敏感信息和相关交易要素进行标记化处理和传输,统一由“标记服务提供方(TSP)进行标记验证和去标记化处理。 《支付标记化技术规范》业务流程图例 当前,支付标记化技术的核心逻辑是“将支付交易报文的相关要素进行加密处理,以密文的形式传输,待标记服务提供方(TSP)解密交易报文后才能执行交易指令,主要用在“被扫支付和“快捷支付中,目的是保护付款人的“银行账户和“支付账户信息不被窃取,这里的“标记服务提供方既有支付机构,也有清算机构。 互联互通后,“支付标记化技术的使用范围会不会扩大?除了“账户信息外,商户信息、商品信息、付款方式信息等等是否也会采用“支付标记化技术加密处理?有权提供“标记服务的机构是否还包含支付机构?最终的“标记服务提供方和验证方是谁?这些都是值得关注和探讨的问题。 在互联网大数据时代,支付数据的经济价值无需多言,“支付标记化技术既保护了客户信息和资金安全,也为“标记化服务提供方建立数据壁垒打造了技术门槛。 互联互通后,支付交易数据会不会因为“支付标记化技术适用范围的扩大和有权提供“标记化服务(TSP)的主体减少而加剧“个别机构对支付交易数据的垄断?这种依靠行政权力形成的数据垄断是否有利于支付行业的长远发展?也值得研究。 尽管“互联互通还有很多函待解决的问题,但从历史经验来看,只要是“上面认定的事情,很少有落实不了的。那么,在“互联互通的未来,我国支付行业又将何去何从? 1、支付市场由“百家争鸣变成“两联割据,“互通码面临“不互通的尴尬。 这些年移动支付之所以突飞猛进,无非因为在“C端有头部支付机构的流量加持,在“B端有“扫街聚合服务商的各显神通,在“中端有收单机构和银行“金融+支付的增值服务,各方本着“开放·共赢的态度互通有无、优势互补,把条码支付做成了全球最大的移动支付生态。 互联互通后,最可能出现的局面就是“有关机构通过“对条码编制标准和清算网络的垄断,实现对“C端和“B端的收割,这将严重打击支付机构和聚合服务商的积极性,辛苦多年培育起来的市场和生态,一朝全成了“别人家的菜。在这种市场环境下,谁还愿继续耕耘市场,谁还敢继续埋头创新? 要不了多长时间,支付市场就会由“百家争鸣变成“两联割据,且依然实现不了有关部门“互联互通的宏伟愿景。 断直连以来,“两联的竞争越来越激烈,一家在“C端占主要份额,一家在“B端占主要份额,任何一方丢掉任何一“端,就意味着永无翻身之日。 因此,在互联互通的落实过程中,无论是在编码标准的统一上,还是在“C端、“B端清算网络合并上,或是在“商户准入、“风控规则和“清算链路的协同上,“两联必然会出现难以调和的利益冲突,最终极有可能出现“银系码和“网系码同时摆上商户柜台的尴尬局面,着实打了“互联互通的脸。 毕竟现在很多商户柜台上只有一个“聚合码了,若“互联互通后反倒让商户柜台被迫摆放两个“码,那真的是个笑话。 2、聚合服务商将沦为权力游戏的牺牲品。 表面上看,互联互通后,聚合服务商不再需要同时开通维护支付宝、微信、云闪付、京东等多个支付接口和合作关系,只要伺候好“有关机构即可,但尴尬的点在于,一旦“直营商户也被互联互通,就意味着所有支付机构和银行“一夜之间都成了有“收单牌照的聚合服务商,原先那个各自聚焦“C端、“B端和“中端的合作共赢的条码支付生态被瞬间打破,大家都由“合作伙伴变成了“同行冤家。 没有收单牌照的聚合服务商因为不具有资金结算资质,天然竞争不过有收单牌照的银行和支付机构,很可能在竞争中被第一个淘汰。 所以,对于大多数聚合服务商而言,在互联互通的未来,如果没有自己的收单牌照,大概率会成为权力游戏的炮灰。 3、“两联可能成为最大的条码支付平台,头部支付机构唯一的出路是发力“直营收单。 互联互通后,所有的“码和“商户在根儿上,都将由“两联掌控,所有的交易都由“两联转接清算,所有的支付信息都由“两联做“支付标记化处理,也就是说,“两联可能终将成为最大的条码支付平台,顺带把支付机构的活儿给干了。 那么,失去平台优势的头部支付机构还能做什么呢?想来想去,只有一条路——发力“直营收单。 虽然“直营商户也可能被要求向其他APP开放扫码,但只要支付机构在互联互通链条中的角色是“收单机构,就至少可以获得“商户交易资金的结算管控权和“商户端的明文交易数据,为“数据营销和“金融增值服务保留空间。 而在互联互通链条中处于“非收单机构角色的参与方,则将面临同时失去“商户交易资金的结算管控权和“商户端明文交易数据的可能,对于这类支付机构而言,支付牌照将毫无意义。 所以,在互联互通的未来,支付机构唯一的出路是发力“直营收单,把商户牢牢抓在自己手里。而这,将直接动摇我国移动支付飞速发展的根基——开放·共赢。

标签:

广告

猜你喜欢

额 本文暂时没人评论 来添加一个吧

发表评论

必填

选填

选填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广告
站长推荐的文章
最新评论